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09:14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申文波后来听说,那两位去世的犯人死于胃病,而非新冠肺炎。但狱警私下透露,监狱里有人确诊了,有几位狱警好几天没来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LYING停泊在塔马塔夫港口。船员符伟刚弟弟2019年4月赴马国探监时拍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7点,1000多个犯人从7个牢房涌出,到院里排队接水洗漱,之后,生火煮饭或是领救济餐,找阴凉处蹲墙根,直至下午4点半收监回房,等待黑寂寂的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派领事协助处理这件事,几次到监狱看望船员,要求马方公正处理案件,保障船员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;督促船东负起第一责任人的责任,聘请律师,同时保障船员在狱中的生活、药物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他在航运在线网上发布简历,大连华商船务有限公司派遣他上船,职位为大副,月薪13000元。跑船10年,这是他第一次当大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困住的船员们忧心,自由还没等到,就被病毒找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丢钱是常事,有的警察会暗中调查,找到小偷后把钱私吞了。水手长孟范义有一次丢了17.5万马币,警察找出小偷后,监狱长要走3万,两个警察各要了2万……到他手上只剩下8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之后,他一直告诉船员,在和马国谈判,马国不开条件,也没有人出来和他接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,船员们被困在船上,轮流到警局接受审问,两个警察守在船梯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货船FLYING上的15名船员在狱中的合影。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